上篇??下篇

云岩昙晟禅师

云岩昙晟(781—841),俗姓王,建昌县(今永修县)人。少时于靖安县石门山泐潭寺出家,初从奉新百丈怀海学佛,侍奉20年,后转从石头希迁禅师弟子药山惟俨,言下顿悟,始得心印,承嗣青原下三世。长期住持修水县云岩禅院,法号昙晟禅师,也有人称云岩禅师。昙晟所着《宝境三昧》为曹洞宗重要文献之一。

云岩昙晟禅师

云岩昙晟(781—841),俗姓王,建昌县(今永修县)人。少时于靖安县石门山泐潭寺出家,初从奉新百丈怀海学佛,侍奉20年,后转从石头希迁禅师弟子药山惟俨,言下顿悟,始得心印,承嗣青原下三世。长期住持修水县云岩禅院,法号昙晟禅师,也有人称云岩禅师。昙晟所着《宝境三昧》为曹洞宗重要文献之一。
昙晟所着《宝境三昧》为曹洞宗重要文献之一。他用对镜而立,形影相向的关系,说明体用的融合:“如临宝镜,形影相睹,汝不是渠,渠正是汝。”并将此体用关系表述为“银碗盛雪,明月藏鹭”。其禅法上承希迁,下启曹洞宗。曹洞创派人良价即为其高足。《景德传灯录》记载,良价辞别昙晟时曾问:“若有人问及你的面貌如何,该怎样回答?”昙晟答:“即遮个是。”“遮个”即“这个”。良价不解其意,及至宜丰县洞水岸边,见水中身影,顿悟其理。
云岩昙晟禅师少年时出家于石门,受具足戒后,即往参百丈怀海禅师,执侍二十余年,因缘不契,未能悟旨。?
? 后参药山惟俨禅师。药山禅师问:“甚处来?”
云岩禅师道:“百丈来。”
? 药山禅师又问:“百丈有何言句示徒?”
云岩禅师道:“寻常道‘我有一句子,百味具足。’”?
? 药山禅师道:“咸则咸味,淡则淡味,不咸不淡是常味。作么生是百味具足底句?”
? 云岩禅师被问得无言以对。
药山禅师又道:“争奈目前生死何!”
云岩禅师道:“目前无生死。”
药山禅师道:“在百丈多少时?”
云岩禅师道:“二十年。”
药山禅师道:“二十年在百丈,俗气也不除。”
?
云岩禅师参礼药山禅师的时候,当时道吾禅师亦在药山座下,并且已经开悟。为了帮助云岩禅师早日见道,一天,道吾禅师陪同云岩禅师前往池州参南泉和尚。南泉和尚见道吾禅师,便问:“阇黎名甚么?”
道吾禅师道:“宗智。”
南泉和尚又问:“智不到处,作么生宗?”
道吾禅师道:“切忌道着。”
南泉和尚道:“灼然,道着即头角生。”
[第一义谛不可言说,若执着于言说,即落生死道中。道着即头角生,意思是,落于恶道,变牛变马。]
三天后,道吾禅师与云岩禅师在后架缝补衣服。?
? 南泉和尚见了便问:“智头陀前日道,智不到处切忌道着,道着即头角生。合作么生行履?”
? 道吾禅师当即抽身进僧堂里去了。南泉和尚一见,便回方丈。?
? 过了一会儿,道吾禅师又回来,接着缝补衣服。云岩禅师问道:“师弟适来为甚不祗(音zhǐ)对(应对、回答)和尚?”
道吾禅师道:“你不妨(无比、非常)灵利!”
云岩禅师不明白其意,于是便去问南泉和尚:“适来智头陀为甚不祗对和尚,某甲不会,乞师垂示。”
南泉和尚道:“他却是异类中行。”
[异类,指属于佛位以外的因位,如菩萨、众生之类。发愿利生之菩萨,于悟道后,为救度众生,不住涅盘菩提之本城,而出入生死之迷界,自愿处于六道众生之中,以济度一切有情,故名异类中行。]
云岩禅师问:“如何是异类中行?”
南泉和尚道:“不见道:智不到处,切忌道着,道着即头角生。直须向异类中行。”
云岩禅师仍然不能契会。
道吾禅师知道云岩禅师仍未能见性,便道:“此人因缘不在此。”
于是,又带着云岩禅师回到了药山。
药山禅师问:“汝回何速?”
云岩禅师道:“只为因缘不契。”
药山禅师问:“有何因缘?”
云岩禅师于是把参南泉和尚的因缘详细地告诉了药山禅师。?
药山禅师问:“子作么生会他,这个时节便回?”
云岩禅师无言以对。
药山禅师于是哈哈大笑起来。?
云岩禅师接着便问:“如何是异类中行?”
药山禅师道:“吾今日困倦,且待别时来。”?
云岩禅师坚持道:“某甲特为此事归来。”?
药山禅师道:“且去!”
云岩禅师只好垂头丧气地走出方丈。?
当时,道吾禅师一直站在方丈外面,静听药山禅师与云昙禅师的对话。当他听出云岩禅师仍不能言下契悟时,心里非常为他着急,不知不觉把自己的指头咬出血来了。?
道吾禅师跟在云岩禅师的后面,问道:“师兄去问和尚那因缘作么生?”?
云岩禅师道:“和尚不与某甲说。”?
道吾禅师听了,便低头不语。?
后来,终于有一天,因缘成熟了。
趁云岩禅师侍立的机会,药山禅师又问云岩禅师:“百丈更说甚么法?”
云岩禅师道:“有时道‘三句外省去,六句内会取。’”
药山禅师道:“三千里外,且喜(幸亏,幸喜)没交涉。”
过了一会儿,药山禅师又问:“更说甚么法?”
云岩禅师道:“有时上堂,大众立定,以拄杖一时趁散。复召大众,众回首。丈曰:是甚么?”
药山禅师道:“何不早恁么道,今日因子得见海兄。”
云岩禅师一听,豁然大悟,身心踊跃,即起礼拜。
为了进一步磨砺云岩禅师,药山禅师仍不时地给他以点拨。
?
一天,药山禅师问:“汝除在百丈,更到甚么处来?”
云岩禅师道:“曾到广南来。”
药山禅师道:“见说广州城东门外有一片石,被州主移去。是否?”
云岩禅师道:“非但州主,阖国人移亦不动。”
药山禅师又问:“闻汝解弄师子,是否?”?
云岩禅师道:“是。”
药山禅师道:“弄得几出?”
云岩禅师道:“弄得六出。”
药山禅师道:“我亦弄得。”
云岩禅师问:“和尚弄得几出?”
药山禅师道:“我弄得一出。”
药山禅师道:“我弄得一出。”
云岩禅师道:“一即六,六即一。”
?
云岩禅师彻悟后,曾参访过沩山禅师。
沩山禅师问:“承闻长老在药山弄师子,是否?”
云岩禅师道:“是。”
沩山禅师问:“长(持续地)弄?有置(搁置、停止)时?”
云岩禅师道:“要弄即弄,要置即置。”
沩山禅师问:“置时(不弄的时候),师子在甚么处?”
云岩禅师道:“置也,置也!”
沩山禅师知道他脚跟已稳,不受人瞒,便不吭声。
?
云岩禅师住山后,道名远布,四方尊宿争相造访。石霜、洞山、道吾等大德,都曾与云岩禅师有过机锋对辨。
与道吾的对机:道吾问:“大悲千手眼,那(哪)个是正眼?”师曰:“如人夜间背手摸枕子。”吾曰:“我会也。”师曰:“作么生会?”吾曰:“遍身是手眼。”师曰:“道也太煞道,只道得八成。”吾曰:“师兄作么生?”师曰:“通身是手眼。”
扫地次,道吾曰:“太区区(辛苦)生!”师曰:“须知有不区区者。”吾曰:“恁么则有第二月也。”师竖起扫帚曰:“是第几月?”吾便行。
?
与洞山的对机:上堂示众曰:“有个人家儿子,问着无有道不得底。”洞山出问曰:“他屋里有多少典籍?”师曰:“一字也无。”曰:“争得恁么多知?”师曰:“日夜不曾眠。”山曰:“问一段事还得否?”师曰:“道得却不道。”?
师作草鞋次,洞山近前曰:“乞师眼睛得么?”师曰:“汝底与阿谁去也?”曰:“良价无。”师曰:“设有,汝向甚么处着?”山无语。师曰:“乞眼睛底是眼否?”山曰:“非眼。”师便喝出。
云岩禅师圆寂于太和三年(829)。敕谥无相大师之号。?

上篇??下篇

版权所有:中国湖南bt365投资是什么_bt365指数_bt365怎么上 感恩尊重知识产权
China Hunan YaoshanTemple Thanksgiving and respect for intellectual property